母亲在国大医院手术后变植物人,子女4年拒接出院,不付医药费

子女带64岁的母亲到国大医院进行手术,被诊断患有脑瘤,因压住脑神经和脑干导致头晕眼花,国大医院在给出治疗意见后进行手术,不料母亲手术后变成植物人,谁也不认识。子女表示,院方并没有给他们讲述手术的风险性,如果他们知道,绝不会进行手术,因此他们在国大医院逾期住院超过四年,并且拒付30万新元医药费。

这起医疗纠纷如今闹上法庭,女儿詹玉珠(41岁)以母亲吴元心的诉讼代表人身份,起诉国大医院神经外科高级顾问医生姚进财和国大医院疏忽。

子女坚持医生与院方治疗疏忽,拒绝接母亲出院。

诉方所要索讨的赔偿包括病人的住院及医药费、未来医药费和护理费等,具体数额有待法院估算。

辩方否认所有指控,国大医院也提出反诉讼,向诉方追讨被拖欠的住院及医药费,截至去年6月30日,拖欠款项达30万5323元。本案于上周在高庭举行审前会议,目前未定审讯日期。

现年68岁的吴元心于2014年6月2日在国大医院动脑部手术后成为植物人,瘫痪在国大医院病床上,至今超过四年。

根据本报所取得的诉状书及答辩书,妇女动手术的两个月前,因感到头晕和腿部无力而到国大医院急诊室求医。她过后回医院复诊,做过脑部磁共振扫描(MRI scan)后,见了客座顾问医生何齐行。

诉方称何齐行在看诊时解释,病人有一个体积挺大的脑瘤,压住脑神经和脑干,同时病人也有脑积水问题。他因此建议可分两个阶段做手术,先在脑部植入分流导管来抽取积水,接着才割除肿瘤。

诉方声称,直至动手术的四个晚上前,他们才从另一名医生得知,负责动手术的将是姚进财,而不是何齐行,因为何齐行是客座顾问医生。

诉方指责姚进财没有在手术前与病人及家人沟通,或到病房查看病人情况,因此不知道吴元心在手术前状况不佳,感到晕眩不适和呕吐了一个晚上。

姚进财也被指没有向病人解释手术风险,包括她成为植物人或丧命的可能性,倘若吴元心知道的话,她不会答应动手术。

诉方认为,姚进财没有在割除脑瘤前,先妥善抽取脑中积水,这个严重疏漏加上姚进财的其他疏忽行为,导致吴元心最终脑损坏,永久陷入植物人状态,吴元心的医药费也应由姚进财和院方承担。(部分人名译音)



©2019 happyqzone.xyz.隱私政策.版權聲明 All Rights Reserved. 條款
免責聲明: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,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。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實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,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,請聯絡我們。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,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。切勿撰寫粗言穢語、毀謗、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,敬請自律。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。

top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點擊關閉提示